您当前的位置:宝马会 > 品牌理念 >
品牌理念

中国医疗器械创新链条断裂未来“黄金十年”如

发布日期:2019-06-07 15:14  浏览次数:

  前不久,兴证医药分析师团队有关医疗器械行业的最新一份研报,似乎点燃了整个医疗器械产业的热度,“我国医疗器械行业有望迎来高速发展的黄金十年”被业界广泛引用。

  无独有偶,在此之前的一次电话采访中,创瑞管理合伙人唐浩夫这样谈及国产高端医疗器械的走势,“过去10年,是高端医疗器械国产化的起步阶段;未来10年,高端医疗器械国产化将走向爆发。”

  中国医疗器械似乎将迎来一个最好的时代。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则显示,2017年我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约为4450亿元,同比增长约20.27%,预计2019年我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将突破6000亿元,达到6285亿元。此外从资本市场来看,2018年我国医疗器械无疑也是重要投资风口之一。

  但另一层面,我国医疗器械行业的发展仍旧迷雾重重,GPS占据高端医疗器械市场的主要份额,国产医疗器械的既有模式也面临着巨大挑战,整个行业或将面临重新洗牌。机遇与挑战并存之下,全球医疗器械发展将呈现怎样的态势?我国医疗器械行业未来发展机会在哪,企业又将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创新布局?资本又将如何发现新的潜在投资机会?

  5月28日,在由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政府和绍兴市科技局主办的2019绍兴国际医疗器械产业创新高峰论坛上,多位嘉宾分享了观点,现将部分精彩内容整理如下。

  总体来看,全球医疗器械的成长趋势非常稳定,整体增幅保持在5%左右,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可达5174亿美金。

  从全球产业格局来看,IVD是最大的一个板块,占比约为13%,其次是心血管和影像领域。市场份额层面,美国始终是第一大市场,占40%左右,中国占比约10%,是目前全球第二大市场,但在高端医疗器械市场,欧洲、美国、日本占据90%的市场份额。

  在国内市场,截至2018年11月我国医疗器械的实际生产企业数量有1.7万家,增长最多的是一类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二类和三类在减少。从注册情况来看,无论是进口还是国内,无论是首次注册还是延期注册,所有的二类、三类医疗器械都在减少,这可能和近两年的监管力度有关。

  进出口层面,很多观点都在讨论中美贸易战对产业创新的影响,我认为中美贸易战对医疗器械进出口量的影响不会特别大,虽然对美国出口量持续增长,但美国不是我们主要的市场。不过高端器械特别是植入类产品会受到一些限制,同时进出口技术的转移也会面临很大的问题,此外我们大部分体制外诊断试剂的抗原抗体90%都是进口,未来三五年这一产业会面临有很大冲击。

  另一方面,目前全球医疗器械产业链已经形成,但随着产业的全球化和创新的不断提高,高端研发和制造实际上在不停地转移,全球医疗器械进入资本时代,并购成为一个逃不开的话题。中国医疗器械产业的并购同样必不可免,很快会进入一个大并购时代。

  创新背景下,国产医疗器械的趋势是怎样的?我认为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大数据总的来说非常有潜力,但最大的问题在于还没有摸索出特别好的盈利模式;机器人领域国内已经有外骨骼领域的研发;智能诊断由于政策、技术方面问题,目前很难突破;智能医学影像我认为是目前最有可能找到盈利模式的领域,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年初头部企业中应该会产生一些三类影像相关医疗注册证,目前已在审评阶段。

  2016年,以色列(全球第二大医疗器械供应国)一家孵化器创始人找我们合作,他们的动机是希望了解医生的临床需求,再将这种需求变成产品。无独有偶,苏州医工所也曾找我们合作,希望签订不长期战略合作,每年医生开一次会,收集医生需求以立项做长期研发。

  那医生的需求到底是真需求还是假需求?在国内,医生往往只使用医疗器械,很少向工程师反馈和讨论使用遇到的问题,更不用说鼓励医生参与器械研发;大学和科研机构致力于基础研究,也很少关注临床转化。

  由此来看,我认为医疗器械的创新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企业驱动为主的创新,主要技术和市场角度出发;另一种是以医生临床需求驱动为主的创新,立足需求,因此创新风险也更小。

  其实,作为医疗器械产品操作者和使用者,医生对产品优缺点了如指掌,目前医院鼓励医生做转化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做好激励,二是成立专门的成果转化基金,推动医院科研成果转化。这方面,科研做的最好的是华西医院,成果转化做的最好的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当然,另一层面企业才永远是创新的原动力。企业往往拿着真金白银在市场打拼,他们的动机要强于医院医生,同时医疗器械在上市过程中存在许多环节,医生是不可能完成的,这需要企业的主动追求,去和医院合作,推动科技成果的转化。

  我们曾针对我们在全国的几个园区,借助爬虫程序抓取国家医疗器械注册师所在的医疗器械企业,发现医院资源好的地区往往也是医疗器械发展好区域。所以,推动医疗器械创新的本质还是医疗资源。

  中国医疗器械的创新链条是断裂的,医院有新想法但没有实施,企业变成创新的主要动力和排头兵。

  从医院角度来思考,中国一个医院往往有上千个床位,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全球第一大医院)甚至将近两万个床位,但往往医院不是论大小,而是论医学技术的高低,如心血管支架技术就是由克利夫兰医院发明出来的。

  此外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中国医院数量达2.7万家左右,且每年以1000家的数量在增长,几乎超过一个欧洲国家的所有医院数量。但我们的分级诊疗到今天不是特别成功,由于装备水平和医生素质的落差,大医院依旧要面临蜂拥而至的患者,拿上海的大医院来说,其并不只是帮上海百姓看病,还帮全国人民看病,非常之辛苦。

  而分级诊疗的核心就是更好地平衡医疗资源,我认为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医疗设备的国产化。因为提高门诊效率最简单的是增加设备量,但进口设备会带来社会负担的增加,唯一的办法是设备国产化,让一级、二级乡村医院都配备比较高级的设备。现阶段来看,我国一类、二类医疗器械国产化程度较高,而三类医疗器械国产化程度仍然比较低。换个角度,这也意味着国产化程度低的领域,往往也存在有很多投资机会。

  另一层面,从产业链的角度观察,我们发现一个很重要的规律:医疗器械是一个围绕医院和医生去发展的一个产业,创新来自医院和医生,验证也应该是医院和医生来验证,推广是由医院来推广,采购也是由医院和医生采购。因此,一个项目如果没有很好的医生团队作为资源或支撑,那这个项目应该也就不是一个很好的项目。

  最后,我认为医疗器械发展的方向首先应该是精准,然后是速度的提升,安全性的提升,便携性的提升,还有就是价格的降低。

  然而,在这个医疗器械的黄金时间段,要把创新落地最终服务于医院和医生还是要靠销售。但是销售问题一直是困扰医疗器械企业的重大问题。在这个市场变革期,应该如何打造医疗营销新视角?贝壳大学短训班特别邀请了具有27年医疗器械营销经验的谭建中老师和大家分享医疗营销的“降龙十八掌”,从目标制定到执行监管,“蜕变”你的营销团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宝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