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宝马会 > 关于 >
关于

“全球最大医院”私收肝源费35万与医院打交道保

发布日期:2019-06-27 07:18  浏览次数:

  私收肝源费35万、一天输液46小时、左侧瘤测成右侧、营收超百亿……,亚洲第一医院你怎么了?

  2019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亲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郑大一附院”)做了肝移植手术。目前,其父亲仍处于重度昏迷状态。

  6月上旬,李先生对媒体表示,父亲治疗已花费130多万,其中包括医生私收的35万元肝源费,他们发现医院存在乱收费等问题。

  郑大一附院患者一日清单显示,3月5日,李先生的父亲在呼吸科ICU使用“复合式人工鼻/过滤器”1个,每个80.32元,该医疗器材编号“0909243”;4月9日,在肝移植科使用“一次性过滤器”1个,每个101.86元,该医疗器材编号“0000518”。

  李先生介绍,因为堵痰,父亲被切喉管,差不多一到两天就要用一个人工鼻。从呼吸科ICU转到肝移植科后,他们发现,虽然编号不一样,但实际一模一样的人工鼻,价钱贵了20元。为进行核实和省钱,4月14日,他们专门跑到呼吸科ICU要了4个人工鼻,和肝移植科的人工鼻进行对比。

  一日清单显示,4月14日,李先生的父亲在肝移植科使用了4个80.32元的“复合式人工鼻/过滤器”。

  此外,李先生还称,父亲2月2日肝移植手术后,一日清单显示每天褥疮护理40元,但护士根本就没做,每天一两个小时翻一次身,都是家属做的,偶尔护士会搭把手。

  公开资料显示,褥疮护理包含协助患者更换体位、根据病情按摩受压皮肤、对出现褥疮的进行治疗和护理等。李先生说,他5月中旬向医院投诉后没多久,褥疮护理直接被停掉。

  一日清单显示,5月4日,李先生的父亲被收取“常规药敏定量实验4000元(单位:项,单价:10元,数量:400)和“常规药敏定量实验400元(单位:项,单价:10元,数量:40)。李先生说,5月5日发现同样项目收费两次、其中一次竟达4000元后,他们马上做了投诉。

  一日清单显示,李先生的父亲在3月5日、6日、9日、12日、16日,以及4月6日,肠内高营养治疗分别是24、18、18、19、20、46个小时(每小时5元)。李先生提供的与医生的通线点半要服抗排异药,前后两个小时需停输营养液。也就是说,每天最多输16个小时。“超过16个小时就算了,一天能有46个小时?”李先生质疑。

  李先生说,其父亲2月3日做完肝移植手术,胆囊已被切除,然而在此后四次CT报告单中,还出现胆囊相关内容,甚至还诊断出“胆囊炎”。

  2月4日郑大一附院CT检查报告单中,影像表现提及“胆囊壁增厚”,诊断意见提及“胆囊炎”。2月10日、2月20日、2月25日的郑大一附院CT检查报告单中,影像表现均提及“胆囊不大,壁不厚”。据媒体报道,四份报告单的报告医生、审核医生均不同。

  郑大一附院闹“乌龙”已不是第一次。此前的6月13日,一则“河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CT检查闹乌龙”的消息在网络传播,称患者在2018年CT检测结果为右侧,但2019年复查时另一科室的CT检查结果为左侧。

  据澎湃新闻6月14日报道,2018年5月,患者高先生的妻子在郑大一附院疼痛科做CT检查出右侧动脉瘤,专家建议手术治疗被他和妻子拒绝。2019年4月,他带妻子复查,在神经外科二门做CT,报告却显示系左侧动脉瘤。经投诉,医院确认动脉瘤长在左侧。6月14日,医院医务处工作人员表示,该院医务处已就此事介入调查,相关调查结果出来后会通告。

  澎湃新闻还曾报道,2018年,郑大一附院将一名患者的右肺穿刺手术做成左肺后,患者家人提出十万元的赔偿要求。事情发生后,医院对涉事医生停职。

  据了解,在为其父亲治疗已花费的130多万,其中包括医生私收的35万元肝源费。

  李先生告诉媒体,父亲手术前,1月29日晚,肝移植科医生告知他们必须提前备好肝源费用35万元,只能现金。他们询问能否转账,对方表示不可以。1月31日晚,他们将35万元现金装进背包,在医生休息室,当着医生的面放在桌子上。医生温某未开任何收据和票据。

  5月17日,郑大一附院曾出具一份没有盖章的针对李先生投诉的回复意见。该回复称,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确认书,可以证实器官来源的合法性,捐献者的肝功能、传染病全套、彩超等可证实捐献者肝源合格。

  前述回复还称,人体条例规定,从事人体的医疗机构实施人体手术,“可向接受人收取摘取和植入人体器官的手术费;保存和运送人体器官的费用;摘取、植入人体器官所发生的药费、检验费、医用耗材费等,目前国内尚无统一收费标准和形式。”

  对此,李先生质疑,这些费用医院手术当天就已收取过。其提供的父亲手术当日(2月2日)一日清单显示,当天,其父亲花费12万多。其中已包含异体供肝切除术、肝移植术、器官冷藏液等费用。

  李先生向媒体提供了温某收取35万的相关录音。对此,郑大一附院医患办副主任丁珂证实前述回复的同时,表示将再调查。6月14日,丁珂向媒体称,医生有收35万元,已交给河南省红十字会,但丁珂未解释为何只收现金、不交给医院,同时丁珂拒绝提供钱已交给河南省红十字会的票据。

  对此,河南省红十字会有关负责人予以否认,“说这话极不负责”。该负责人称,该会下设的基金可以接受受益人的捐助,但截至目前还没有过这样的记录。

  据了解,郑大一附院床位数达1万张,被媒体称为“全球最大医院”。公开资料显示,郑大一附院从2008年的6.8亿元营收,迅速增至2013年的60亿元,2014年又飙升至75亿元,总营收位居河南省医疗行业第一;到了2016年,郑大一附院的营业收入甩开国内众多顶级大医院几条街,营收总额达到了94.89亿元。而2015年该院的营收为84亿,也就是说,郑大一附院每年营收以10亿元左右的规模在增长。

  2019年2月,颇受业界关注的郑大一附院官网公布了2018年的运营数据。据披露,2018年,郑大一附院的年门诊量为776万人次。据统计, 2017年郑大一附院门诊量为689万人次,2016年的门诊量为 570万人次,2015年门诊量为476万人次。

  也就是说,郑大一附院三年来,平均每年新增门诊量百万人次。在此之前,郑大一附院的门诊量2014年为426万人次,2013年郑大一附院门诊量为402万人次, 2012年为346万人次。

  据了解,能够取得如此惊人的数据成绩,2012 年可谓是郑大一附院的重大转折点,当年6月,该院建成国内最大、最先进的智能化综合性病房楼,总面积达12 余万平方米,仅彩超设备就有100 多台,各种手术室近100 间,49个病区,66间手术室以及CT、MRI、B超等检查科室,医院规模化扩张进入快车道。

  2016年也是关键的一年,同年9月郑大一附院拥有3000张病床的郑东院区开业,仅仅郑东院区,2017年就为郑大一附院新增了6万台手术,当年新院区门诊量贡献了116万人次,新增的3000张床位也让郑大一附院床位达到万张,引起业界高度关注。

  当业界还都在质疑拥有万张床位的郑大一附院是“全球最大的乡镇卫生院”时,复旦版最佳医院排行榜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郑大一附院从2014年的全国综合医院排名的63位,在2015年上升到36位,狂升27位!这在历年的医院盘点上,都是罕见的。到了2017年,郑大一附院已经在复旦最佳医院排行榜上跻身第25位,与知名的齐鲁医院、长海医院站在了一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营业收入,按照最近几年营收以10亿元左右规模的增长速度,2018年郑大一附院的营收已轻松破百亿。就此外界有评论说,在这一喜人数字的背后是患者付出的高昂医药费,有河南本地媒体更戏言,郑大一附院上百亿的营收让河南人“肝儿疼”。

  据业内人士透露,该院以前每个科室一般为10至20位医生的编制,现在多将科室分成数个小科室(如消化科室分为消化一、消化二、消化三等),“每个科室通过多收治病人、增加病床而多获得的收益,将以奖金的形式按比例返还给科室的医生,这等于变相鼓励科室多收病人。”

  2018年3月,当时有个新闻被很多人关注,一个男孩,仅仅14岁,身患白血病,家里早已经医空,甚至欠下几十万的外债,负债累累。无奈之下,父母打算把孩带回家,并且因为实在没钱,穷的连雇车的费用都没有,男孩的母亲和父亲就用爬犁步行30里将儿子拉回家。

  途中孩子一路走一路吐血,并且表示,再也不要拖累父母。很遗憾的是这个新闻,岛叔再也没有看见后续,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孩子是不是健在?有没有康复?

  然而,这不是个例,在祖国大地的天南海北,在每一家公立医院里,每天都在上演“治不好病或者付不起钱”的场景,其中夹杂着愤怒、委屈、抗议与容忍。有人说:医院是最检验人性的地方,每天都上演着悲欢离合,要“钱”还是要“命”,很多人过不了这一关。

  对于患者而言,医院是个最典型的“两面派”,对于有钱人,医院就是救死扶伤、尽职责任的“慈善机构”;而对于没钱人来说,医院就是见死不救、见钱眼开的“无良商家”。多少个患者在倾家荡产之后没钱看病,只能选择回家等死。

  我们用命赚钱,然后用钱续命,但是钱太难挣,命不够用。所以,千万记住,保险一定得买,且千万不能等!因为病魔从不给你商量,因为医院从不给你讨价还价,因为生命只有一次!一定要在心里算好这笔账。

  要知道,重疾治愈的前提是两个因素:一个是经济状况是否承受治疗费用,另外一个是心态是否平和,如果动用家庭的生活金、孩子的教育金、父母的养老金,看着攒了十几年的银行卡余额天天都在减少,相信心态再平和的人也会焦虑不安的。

  我们总是低估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但是只要风险发生了,对你可能就是灭顶之灾。保险不可能包治百病,不会让我们发大财,但是它能让我们做到:有钱给发妻看病,有钱给孩子治疗,有钱给父母养老,更可以有尊严地站着活。

  不论你现在是贫穷还是富贵,不论你有没有社保,不论你是否成家立业,有没有孩子,只要还健康,你就有必要给自己配置合适的保险。为什么?因为风险来临前不会跟你先打招呼的!人活着有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遇到风险?

  每个人活着都是在与风险赛跑,是否备一份合适、高性价比的保障,也许会是人生路上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岛叔相信,只要风险不灭,保险就会永远存在!而是否做这个决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生而为人,食五谷,行万里,注定要承受意外、疾病和伤痛。人人皆如此,只是早一天晚一天而已。尽管意外和疾病终将伴随,但别忘了,我们还拥有爱与责任。为人父母,希望孩子平安喜乐,为人子女,希望父母颐养天年,为人夫妇,希望另一半健健康康。责任在肩,我们必须努力工作,给家人最好的生活,爱在心田,我们必须拥抱保险,给家人不惧风雨的港湾。



相关阅读:宝马会